1. <var id="hdgny"><rt id="hdgny"></rt></var>

      <var id="hdgny"></var>
        <acronym id="hdgny"></acronym>
      1. <acronym id="hdgny"><form id="hdgny"><blockquote id="hdgny"></blockquote></form></acronym>

        1. | 散文
          首頁 > 散文 > 情感散文 > 哀蚯蚓

          哀蚯蚓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6-07-27 17:21:31 本文已讀 0

          【zk168.com - 情感散文】

          漫長的梅雨季說走就走,一點不像她滴滴答答的風格。梅姑娘走得徹底,原來酷暑到了。這個酷暑,據說是有氣象記錄以來最厲害的一個。很幸運,我們趕上了。氣溫一天高似一天,恨不能像狗一樣伸出舌頭討生活。出去轉一圈,挺漂亮的臉變成了猴腚。哪怕你做了層層保護。今年梅姑娘已經夠漢子了。這酷暑哥哥算是和梅姑娘杠上了,立志比個高低。

          早晨起來,溫度三十一度。醒過來的天陽公公非常勤勞地開始新一天的勞作。他將無限的熱情傾注到大地上。防曬傘、防曬霜、護袖外加日本鬼子的面罩。漂亮女孩子將想得出來的所有遮陽物全部壘在腦袋上。大汗淋淋不管了,只要臉。可是親們,這樣捂著真的好嗎?

          回答是肯定的。要臉的前提——要命。所以只要可能,人們把出行的時間調整到早起傍晚,盡可能避開中午最炎熱的時候。人是這樣選擇的,沒錯。可是我看到了同樣選擇的一種極不起眼的小動物蚯蚓,卻是枉送了它們的小小生命。大概一整天的大太陽,壓抑了它們熱愛大自然的天性。雖然我們知道蚯蚓日常生活最美的事兒,就是躲在土壤深處,默默地松土,默默地為人類服務。

          每天十幾個小時的暴曬,估計土壤深處也是熱騰騰的難以忍受。后半夜,總算涼快了。最先涼下來的肯定在土壤上層。蚯蚓們敏感地感受到氣溫的變化。它們呼朋喚友:哥們姐們,上面涼快,咱趕緊上去透透氣兒如何?一呼百應。眾多的蚯蚓,使勁兒弓起身體,往地面鉆啊鉆。終于它們來到了地面。有綠化的花壇,熱烘烘的不太舒服。個中的勇敢者,翻越了花壇邊沿的阻擋,來到了水泥路面。快來快來,這里舒服。于是它們伸展開弓了太久好不容易可以不再彎腰駝背的身體,盡情享受水泥路面的涼爽。

          蚯蚓是低等動物,它們的智商很低。記得小時候聽過一個故事。故事的主角是蚯蚓和蝦。據說以前蚯蚓是有眼睛的,蝦沒有。蚯蚓與蝦是好朋友。有一次蝦要出客。從來沒有出去過的蝦,就是緣于沒有眼睛。這一次蝦找到了它們的好朋友蚯蚓。蚯蚓毫不猶豫地將眼睛借給了蝦。可不是嘛,蝦的眼睛與很多動物不同,凸出在外邊,好像鑲嵌上去似的。有了眼睛的蝦,看到了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。它實在太開心了。做客回來,蝦起了壞心眼,沒有歸還眼睛。所以蝦生活的世界由地面轉到了水里。可憐的蚯蚓找不到蝦,使勁往泥里面鉆,希望找到蝦討回自己的眼睛。而蝦呢?僅有臉紅是不夠的,它借了蚯蚓的眼睛不還,渾身都紅了。

          這個故事講的是誠信,并不能說明蚯蚓弱智。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,何止蝦與蚯蚓!上次看周作人的文章,對蚯蚓他有一篇用功精深的考據。蚯蚓的存在,比人類占領地球的時間早多了。因為有了蚯蚓,世界才如此美好。它們松土施肥,樂此不疲。

          這一次嚴酷的熱,它們終于耐受不了,出現在地面上。哪知道啊哪知道,誘惑是致命的。早晨,陽光照射下來,沒有一點緩沖就變得火辣辣。沒有眼睛的蚯蚓,看不到白晃晃的太陽。溫水煮青蛙的悲劇,在眾多蚯蚓身上發生了。等它們感到炎熱想要回到老家時,老天爺沒有給它們機會。在花壇前面的馬路上,一片片的蚯蚓,成了令人心痛的祭品。它們有的被曬成了干,有的尾巴干了身子還在蠕動。被烤成不同程度的蚯蚓,平平地攤在路面上。這是“熟人”之外的熟蚯蚓。

          “熟人”,是笑話。出門自帶孜然,遇到熟人撒一點,美味可口。熟蚯蚓呢?沒有勇敢的嘗試者,它們只是這個酷熱季節的殤。

          嗚呼,炎熱還在持續。希望蚯蚓們長點腦子,千萬不要出來了。


          下頁更精彩 1 2 3 4 5 下一頁 
          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AV